非不子

老年人产出生活

火影,TSN,marvel,全职,APH

八月的鱼(明明就是很久之前的了,这个月忙的像死了一样)

一直想画的龙堍x巫师卡
被堍帅到晕厥(*/∇\*)

最近的一些摸鱼……

一个特别特别想画的超模梗,中年组引领木叶时尚潮流(大概等到板子修好的那天就能见到(ಥ_ಥ))

p1一个超模梗的老卡草稿一部分
p2双卡天堂模式
p3一个少年气息的堍(???)

还是打了cp的tag

堍堍: 给前辈比心♡(少女の様)

画不出女装大佬堍就只能卖卖萌啦(❁´◡`❁)*✲゚*

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
学院梗也很可爱呢(笑)

【带卡】海的儿子01(非典型性童话故事)

人鱼堍x人类卡
非典型性童话故事,很甜的,不报社。
预警
中短篇,预计1w字。
我我我我我我是个画手啊qwq
百粉发文,本来打算一发完结的,下章大概在两天后吧(???)

——————————————————————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联起来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这下面。”——《海的女儿》

   海底的砂石又白又软,若是有人类能在上面行走,一定会惊叹,这仿佛像踩在云端。在深蓝深邃的海底,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丛林,它们在白砂里缓慢的生长,在流动的水里摇曳,好像这些扎了根的植物生来便会起舞。色彩斑斓的鱼儿在其中穿梭,透过泡泡的影子,在珊瑚群的簇拥下,被贝壳装饰着,琥珀和发光的黄水晶悬挂此间,这有一座海底的宫殿。

  人鱼们就住在这,他们在大海里伸展着曼妙的身躯,臂弯搂着海水,亲吻着白鲨的鳍。这一族人鱼拥有钢蓝色的鱼尾,和在深蓝水面里显得妖冶多情的红色眼睛。宇智波是他们的族名。

   带土悄悄的绕过王宫的戒卫,王宫的花园里生长着七彩缤纷的果树,金黄的果子和白色的花开在树的顶端,他有时候会背着斑的监视去偷采些吃,这种果子甜甜的,和带土在平日里吃的食物不一样。

  今天他可不是来摘果子吃的,带土想。

宇智波带土是个古怪的孩子,倒不是说他不受欢迎,他热情又活泼,在他的小花园里有着像小太阳一样的花,还有一座大理石的破碎雕像,是他从一艘人类的古老沉船上翻找到的,雕像刻着一个手执长剑的人类中年男人,带土清扫掉雕像上的沉沙,把它摆放在院落中央,有时候他会望着这个雕像出神整整一下午。这就是带土古怪的地方,全人鱼部落都知道,带土对人类世界的东西那么感兴趣。

  他最愉快的事便是听着老一辈们讲海面上的世界的事,他喜欢海上世界里的船只,他们的水泥城市,他们不同的话语,奔跑的双腿,奇怪的机器,人类和动物们。他惊异与地面上的花儿拥有芬芳的气息,树林和草地是绿色的,他们还有一片像海底一样蓝色的天空。带土想,这真是太美好了,他一定会深爱上海面的世界。
  每次他缠着斑东问西问时,总会问斑他何时才能去到水面上的世界去看看。

  “等你成年了。”斑每次都这样回答,“我就准许你浮上海面,那时你可以坐在月光下的礁石上,远远的看着海面上的船只和天空,要是幸运的没有起雾,你还能看见远远的海岸和人类的城市。”

  成年,成年那还要好久啊。带土掰着手指算,那还要整整五个年头,他还要在海底焦急又无聊的度过五个年头。前几天一批刚成年的人鱼刚从海面上下来,他们在王宫里大声讨论着海面上的风景,他们说到风,又说到日出,再说到途径过的渡轮。带土心痒痒的,他在小花园里端详着人类的雕像,他太渴望海上的一切了,他太多个夜晚坐在雕像前抬头透过深蓝的海水朝上凝望,他只能隐隐约约看见破碎的月亮,他想起白天里长辈们的讨论,只能想着渡轮的声音,想着他从未见过的风和雾还有日出。在睡前他仿佛能听见来自人世的喧嚣。

   人鱼们都知道,宇智波带土可不是条能耐住性子的鱼,带土自己也对此在清楚不过了。当海底的白天即将来到,他悄悄游过深蓝的海水,漂亮的钢蓝色鱼尾轻轻划过水面,他躲过戒卫,绕过石门,穿过珊瑚礁的空洞,他打算在天未亮的时候游上后花园里最大的一颗金色的大树,在树的枝丫的撑托下浮上水面看看海上的世界,就看一会儿,带土向黄金树游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在一下一下的撞击着胸膛,带土露出紧张又憧憬的微笑,他攀附这黄金树向上游去。两百米…一百米…五十米…他默默在心里测量这距离。直到他感到从鱼尾处传来的一阵酸疼感,带土意识到他已经到了黄金树的最上端的枝丫,海水已经不像海底一般深蓝了,鱼群在他尾巴底下游动,将出未出的阳光星星点点的折射进水里,很远的远方传来细微的声音,带土凝神倾听了一会儿,感到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他兴奋的深吸口气,双手拨开水花,鱼尾轻甩,他浮上了水面。

  那时天空的边界正蒙着轻微的白,月亮还在天空的另一端还未隐去,空气潮湿温润,海面上浮起淡淡的水雾。带土听斑说过,这样的天气是人类们出航的好天气,他近乎痴迷的看着被风吹拂的水面,雾霭里朦朦胧胧有几个小黑点缓慢的游移,带土脑海里浮现他在海底里看过的沉船,那些船一定有木质的桅杆,挂着白帆和旗帜,还有就像斑和他描述的,水手们在甲板上唱歌,他还会远远的看见船上好看的公主。

  带土想着想着笑起来,水下的鱼尾愉悦的摆动。他等待的船正慢慢驶来。

先传来的是一整嗡鸣声,带土的心砰砰直跳,他努力隔着雾霭望过去,感谢人鱼的视力一直很好,他眯起红色的眼睛,大约两海里外,他看见白色的大船。没有桅杆,没有白帆,虽然不确定有没有水手在甲板歌唱,不过这个船怎么看也都不像是在海底那艘沉船的样子了。

  这可能就是渡轮。就是那些长辈们在从海面上回来后说的那个词,应该就叫渡轮。

带土激动的心情仍未平静下来,他急不可耐的想要更靠近一点,这些人类的机器都太慢了。他游的更近了些,隔在他和渡轮之间的雾霭慢慢消散了,带土靠的更近了些,他想看看是否在渡轮上也有水手唱歌。

  他的目光扫向渡轮的甲板,他失望的发现在这个大渡轮上没有围成圈聚在一起唱歌的水手,没有从船上放出的火箭会在天空上炸成绚丽的烟火。这艘船安安静静的从远方驶近,除了一阵嗡鸣声什么也没有,带土在起起伏伏的海水中眺望,他想确定这艘安安静静的渡轮里是否还有他想象中人类的公主。

  带土死死盯着这艘渡轮的甲板,有好一会儿,他现在已经能看的很清楚了,他看见一个瘦弱纤细的人类少年挪着步子走到甲板上,那位少年搭在栏杆上任风吹着他单薄的衣衫和乱糟糟的银发,他苍白的手指在栏杆外紧握成拳。他太白又太瘦了,人类难道是这么弱小的生物吗?带土皱着眉看着他,他看到的第一个人类,和他印象中那个花园里的雕像如此不同。

  “人类强大又弱小,真诚又虚伪,多情又无情,善良又邪恶,他们是世界上最难看懂的生物,人鱼的眼睛也无法将他们看懂。”带土突然想起斑曾讲给他的故事。他一直不能理解,他觉得他心目中的人类,应该是手执长剑的勇士,或是童话故事里美丽善良的公主。

  他眼前的这个,显然不像是带土心里的那个。

在带土正胡思乱想的当时,那渡轮上传出了很大的动静,大概在船尾的位置响起巨大的爆破声,带土刚反应过来时,那原本安安静静的渡轮就像被搅起了漩涡,嘈杂的尖叫和脚步声越来越响,海面也因此震动,翻搅起层层的波澜。带土睁着红色的眼睛朝船只看去,从船尾升起的一阵黑色浓烟蛮横的冲开平和的雾霭,在凌晨日出将至的海面上突兀的飘开,带土敏锐的注意到这艘船正在海浪中摇曳着渐渐倾斜。

  这是怎么了?他听见人类的呼喊声,就像在他耳边炸开一样,他皱着眉朝甲板望去,人鱼的眼睛匆忙搜索着那个银发的少年的踪迹。

  他看见一堆人呼地冲上甲板,将那个瘦弱的少年围在甲板的一角,他听见其中有人大喊着嘲笑着。那些人看上去都是成年的人类,他们粗壮的胳膊仿佛只需用一点点的力气就可以捏死那个瘦弱的小少年,带土有些担忧起来,大概出于同情弱者的本能,或许还有些别的小因素,他朝前游了几百米,人鱼的眼睛危险的望向那群成年人的领头。

  “你以后也不要对人类伸出援手,他们自有他们的法则,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类,都是危险的生物。”

  带土看见那群人挥起了手中的拳头,那个银发的少年依旧低着头沉默,他看的清楚那个少年紧绷的身体,也看到在那个拳头落下来前被少年堪堪躲过。也许是因为这一躲激怒了那些人,带土愤怒的看见那群成年人开始对这个少年群起攻之。

  “别试图破坏法则,带土。”

  人鱼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带土只觉得眼睛传来一阵热度,他的愤怒蔓延在海水里,那些波浪越涌越快,海水重击着船舶,这艘本就摇摇欲坠的渡轮沉陷的更快。

  那为首的施暴者却突然停了下来,像是被古老的魔法击中,那人直挺挺的倒下了。看到这一幕,甲板上发起一阵慌乱,船身的剧烈倾斜让船上的人们无法稳定的站立着。银发的少年却忽地挣开几人的包围,冲向被水浸没了一半的船舱里。

  “别触碰到人类,这是最后的警告。”

   带土从眼睛那阵不舒服的滚烫中缓过神来,见到的就是那个少年逆着疯狂的人流冲进几近注满水的船舱的画面。他的心脏跳的飞快,他忽然想起这些脆弱的人类是会被大海吞噬的,人类是不能生活在水里的,他潜下水,朝沉没进大海一大半的船舱底部游过去。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死去!所以带土在船底的舱门间游动,一双红色的人鱼眼睛四处找寻着银发少年的身影。在这天未破晓的时分,愤怒的浪潮里,那个瘦弱苍白的少年绝没有力量再浮起来。带土用他钢蓝色的鱼尾用力顶开最后一个舱门,鱼尾上因为频繁碰撞而产生的伤痕被他无视,他上前扯起银发的少年。少年的眼睛已经闭了起来,他差一点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带土想到这点,受伤的鱼尾都焦急的摆动起来,他小心翼翼的带着少年浮起水面,将他纤细的手腕放平,让浪涛载着他和他随便飘流向什么地方去。

  日光穿透雾霭终于升起来,天边的破晓实在神秘动人,森林和城市开始苏醒,海面渐归宁静,金色的阳光在水面上飘着,似乎给这个虚弱的少年注入了生命。带土环抱着他,将他湿透的银发轻抚到一旁,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起自己花园里的雕像,他有些难为情的吸吸鼻子。

  带土从这个少年身上移开目光,他抬头望去,现在他眼前是一片刚刚苏醒的城市,森林里的棕榈和怀桑被他尽收眼底,他也看见了城市里的机器,他看见停泊着船只的海湾,悬崖绝壁上伫立的灯塔,他的尾巴接触到更多的细沙,他面前就是人类的海滩。带土尽量轻柔的放下这个少年,非常仔细地将他平放下来后才发现少年手里紧紧攥着一块贝壳。那应该就是他一定要跑回船舱的原因吧。

  沐浴在初升阳光的照耀下的少年像是王子一样闪耀着光芒,少年眉头舒展,像在做一场美梦。带土留恋了会儿四周的景色,在海滩热闹起来前潜回了深海。

  他不知道回去后斑会拿他怎么样,他在海水中潜行,鼻尖好像还可以闻到银发少年的气息。

  他想,他没见到桅杆木船,没有手执长剑的人类,甲板上的争斗也不是水手的歌唱,船尾冒起的黑烟也不是夜空绚丽的烟火,那个被他救下的少年,自然也不是温柔美丽的公主。

  黄金树的枝丫伸到他面前,带土停下身在深海里回望。

想到这,他怎么会觉得和少年一定会再见呢?

tbc.

总之是个成年堍和仔卡的草稿预告(???预告??认真的???)

堍: 听说卡卡西被摸头会脸红诶(肯定又是从哪个奇奇怪怪的网站上看到的。)
一个刚洗完头就被袭击很火大的仔卡。

总之带土你赶紧跑啊(‵□′)

愿万千星辰与你相伴,我的小魔术师。

我的小队长(❁´◡`❁)*✲゚*王杰希18岁生日快乐,快要出道了哟!!
(急忙忙的生贺,赶着去考试啦)

严肃的提问:
卡卡西中毒怎么治???

p3堍哥捞起仔卡就跑
p4一个堍的内心os(表情包)(bushi)

在理在理

酒昧: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个作者在注销账号。
地球上每一分钟就有一篇连载同人变成坑。
每一分钟,每一个红心蓝手的帮助都刻不容缓!

你或许不知道,一个红心就可以让作者中午多吃一盘菜补充丰富维生素;一个蓝手就可以让作者狂喜乱舞有氧运动四十分钟强身健体。

一条与剧情有关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写出至少八百字抒情议论文回复,一条与剧情有关且大于二十字的评论就可以让作者上天入地与哪吒共同闹海。


关爱珍稀作者,不要让世界上最后一篇文成为自己的腿肉。










最近的摸鱼……
特别草……

卡卡西!卡卡西!每天都在沉迷卡卡西!
好看死了!
让我溺死在33的颜里!!
(宇智波贤二豪火球术读条中……)

赶紧跑|・ω・`)